新店曹為霖:抗生素可以破壞腸道菌群長達一年

新店曹為霖醫師分享一則,發表於《mBio》的研究表明,一個療程的抗生素足以破壞腸道中微生物的正常組成長達一年之久,甚至可能導致抗生素耐藥性。

新店曹為霖發現,隨著抗藥性的發展,抗生素已經越來越無法對抗細菌。70年來,抗菌藥物,也被稱作為抗生素,已經成功地抗擊了傳染病,大幅度降低了全球人類的患病率和死亡率。然而,它們的廣泛使用已經導致了傳染性生物的適應性,從而降低了藥物的有效性。而這些具有適應性的傳染性生物會殺死身體內的有益細胞。

新店曹為霖觀看研究報告指出,在美國,抗生素耐藥性細菌導致每年至少兩百萬例疾病及23000人死亡。其結果是,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對已列出的前18種對美國的耐藥威脅根據關注程度進行了分類:緊急,嚴重和關心。衛生專業人員也一直在鼓勵限制抗生素的使用。

目前那些列入“緊急”類別的威脅有:

  1. 艱難梭菌(梭狀),這會導致威脅生命的腹瀉;
  2. 碳青黴烯類抗腸桿菌(CRE),大多產生於醫療設施,在那裡它會導致血液感染,現已證明CRE對近50%的患者都是致命的;
  3. 淋球菌,這種細菌會引起淋病等性傳播疾病,每年全美有82萬人受到影響。

新店曹為霖了解,目前的研究由荷蘭阿姆斯特丹牙科學術中心的口腔微生物生態學副教授Egija Zaura博士主導。他研究了來自英國和瑞典的66名健康成年人,這些參與者曾接受過不同的抗生素。

參與者被隨機分配接受四種抗生素進行一療程治療:環丙沙星,克林黴素,阿莫西林或米諾環素,或安慰劑。

研究人員分別在參與者服用抗生素前、服用抗生素後的1、2、4和12個月收集了他們的糞便和唾液樣本。

單一抗生素療程造成的長期影響

一項名為16S rRNA基因擴增子測序的實驗室技術鑒定了這項實驗中的389例糞便和391例唾液樣本中細菌的狀況。

另一項實驗室技術,宏觀基因組鳥槍法測序,測試出了參與者使用抗生素前後的差異,這使研究人員能夠研究抗生素耐藥性的出現。

這些藥物可豐富抗生素耐藥基因,並嚴重影響腸道微生物的多樣性多達幾個月。與此相反,唾液中的微生物在短短的幾周內表現出恢復的跡象。

參與者糞便中的微生物受到大多數抗生素的嚴重影響長達數月。特別是,研究人員發現有益健康的物種多樣性減少,這些物種可產生丁酸,而丁酸能夠抑制炎症,預防腫瘤的形成並減少腸道壓力。

實驗發現,服用克林黴素的參與者糞便中的微生物多樣性顯著減少長達4個月,服用環丙沙星的參與者糞便中的微生物多樣性顯著減少長達12個月。與此相反,口腔中微生物的多樣性在接受藥物後只改變了約一周。

阿莫西林對腸道或口腔中微生物多樣性沒有顯著影響,但與最大數目的抗生素抗性基因有關。

研究人員不知道為什麼口腔比腸道恢復正常要快,可能是因為腸道暴露於抗生素的時間更長。另外,因為口腔每天接觸不同的壓力源,所以它本質上對於壓力更有承受性。

英國參與者在研究開始時的抗生素抗性比瑞典參與者更強,這可能是由於兩國對抗生素的態度不同。瑞典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對抗生素的使用顯著下降。

文章來源:One course of antibiotics disrupts gut microbiome for a year. MNT, 10 November 2015.

新店曹為霖強調,隨著人們對抗生素的認識的不斷加深,人們越來越認識到抗生素的兩面性,今天的文章從抗生素破壞腸道微生物的角度闡述了抗生素的一個危害。腸道微生物的多樣性有利於腸道抵抗更多的外界的壓力,而抗生素的濫用則會使我們的腸道變得格外“乾淨”,而這種“乾淨”可能造成的後果就是使我們的腸道變得愈加脆弱。正如北京協和洛奇功能醫學中心首席科學官、美國功能醫學院的創始人斯蒂芬?博睿(Stephen Barrie)博士所說:“只有非常關頭,才需要使用抗生素。即使對健康人的單一抗生素治療也會導致抗藥性發展的風險,抗生素會對腸道微生物造成持久的有害的影響。“

新店曹為霖建議,除了儘量避免使用抗生素以外,還建議大家定期對我們的腸道菌群進行檢測。正常情況下,腸道菌群能夠很好地幫助我們消化食物、吸收營養、正常排泄、順暢排毒。然而,現代醫療手段頻繁大量的使用抗生素,加之各種不利於腸道健康的因素,就會消滅腸道內的有益菌,如雙歧桿菌、乳桿菌、大腸桿菌;同時使條件致病菌、致病菌及真菌增生,腸道菌群失去平衡。有益菌的減少會降低消化吸收功能,條件致病菌、致病菌及真菌增生則會釋放很多毒素,使腸壁發炎,腸道通透性增高,毒素入血,進而導致一系列疾病。

新店曹為霖醫師告訴您,只需要提供一縷大便,就能幫助全面檢測評估腸道菌群情況。一旦發現菌群失調,可迅速進行調節使有益菌增加,條件致病菌、致病菌及真菌減少,以達到提高腸道有益菌比率,維持腸道菌群平衡的目的。

新店曹為霖提醒,對於腸道菌群已經失調的人群,推薦複合腸道修復膠囊。複合腸道修復膠囊含有的獨特配方可為腸道粘膜的完整性和最佳功能提供營養支援。特別添加L-麩醯胺酸、鋅和泛酸,不僅可以為腸道提供營養支援,還能調節腸道內菌群的平衡。此外,菊粉可為腸道粘膜細胞提供營養。蘆薈葉提取物歷來被用於維持腸道健康。